1. 首页
  2. 原油期货

原油市场行情-石油开多近月合同存有很大风险性

海外疫情仍无转机,全球原油储存能力已枯竭。在这种背景下,原油合约难以改变近几个月的弱势格局。

新冠肺炎疫情引发全球原油严重供过于求。原油市场行情美国、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原油市场的寡头垄断决定了煤炭减产联盟非常脆弱。特别是当前疫情仍无转机,全球原油储存能力已经枯竭,近几个月原油合约疲弱格局难以改变。

原油市场行情

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于上世纪70年代初,中东原油供应受到很大影响。此外,欧佩克开始限制原油供应,以对抗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这导致国际油价大幅上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苏联在西伯利亚西部发现了巨大的油气田。当油价大幅上涨时,苏联开始向西方输出油气资源,以填补欧佩克的供应缺口,从而使苏联获得了丰厚的外汇收入。当时,每投资西西伯利亚油气工业1卢布,3-4年后就能收回30-40卢布的利润。在如此高的资本回报率下,苏联开始利用石油和天然气出口赚取巨额外汇,与美国展开军备竞赛,大量进口农产品满足国内需求。

1984年,苏联仅从美国和加拿大进口粮食就达2680万吨。除粮食作物外,作为包括肉、油、糖等重要农副产品的苏联也严重依赖进口。当时,苏联经济高度依赖能源出口。1984年,苏联能源出口收入占苏联外汇收入的比例达到54.4%的峰值。不过,当时苏联决策者对油价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他们认为油价在大幅上涨后会企稳。因此,对于油价下跌和一系列连锁反应造成的经济低迷,苏联没有做任何准备。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美国要求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欧佩克增加原油产量,压低油价,以抑制苏联。面对当时的中东局势,沙特一方面需要美国的军事保护;另一方面,对苏联在石油危机期间不配合欧佩克限产,而是扩大产能表示不满,从而同意了美国的建议。在上世纪80年代欧佩克增产和全球经济增长下滑的背景下,国际油价大幅下跌,苏联陷入金融危机。这是苏联最终解体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30年后,全球原油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但原油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重要地位没有改变,油价作为大国竞争的重要工具也没有改变。不过,与三四十年前不同的是,随着美国和俄罗斯原油产量的不断增加,欧佩克原油产量占全球原油产量的比重持续下降,目前约为40%。此外,目前全球原油供应严重过剩,这大大降低了欧佩克对油价的影响。此前欧佩克为支持油价而减产的策略已不适用。不仅如此,随着油价下跌,财政部

欧佩克成员国的旧形势继续恶化,缓解财政赤字的唯一途径是增产,这造成了原油供需的不理想循环。

从开采成功的角度来看,沙特阿拉伯的平均开采成本约为9.9美元/桶,一些自喷井的成本低至3-5美元。开采成本较高,平均开采成本为36.3美元/桶。然而,如果考虑到预算,承受低油价的能力就会逆转。沙特阿拉伯虽然油气开采成本不低,但其经济高度依赖油气资源的出口,加之其本身是一个高福利国家,其承受低油价的能力远不如美国和俄罗斯。自2014年国际油价下跌以来,沙特阿拉伯已连续5年出现财政赤字,累计财政赤字111743.1亿沙特里亚尔(约合3131.49亿美元)。尽管2019年和2020年的数据尚未公布,但考虑到沙特阿拉伯的油价暴跌,沙特阿拉伯的财政赤字只会进一步扩大。据投资银行估计,当沙特阿拉伯达到财政平衡时,油价在每桶80美元左右。在目前的原油供需格局下,如此高的油价几乎是一种幻想。虽然沙特拥有巨额外汇储备,但也很难长期忍受低油价。沙特作为欧佩克经济实力最强的成员国,情况依然如此,其他成员国抵御低油价的能力更差。

俄罗斯方面,由于油价下跌,2014-2017年连续四年出现财政赤字,但2018年和2019年的财政收支出现盈余。这表明俄罗斯经济对油气资源出口的依赖度正在逐步下降。一些研究机构公布的数据显示,俄罗斯的外汇储备可以容忍5年左右的低油价。俄罗斯抵御低油价的能力明显强于欧佩克国家。

美国对低油价的抵抗力更强。一方面,低油价可以刺激美国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它可以压制美国的对手。因此,在页岩油革命引发的油价暴跌中,美国对国内成本较高的页岩油公司采取了补贴政策。这就是为什么2014年油价暴跌最终开始在欧佩克积极妥协的情况下降价。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虽然美国、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的原油产量相近,但由于开采成本和财务状况的不同,抵御低油价的能力也不同。尽管沙特的采矿成本最低,但由于其经济高度依赖原油出口,且多年来一直处于财政赤字状态,最终的结果是,长期的低油价迫使欧佩克进一步加大减产力度,导致其市场份额进一步下降,对油价的影响进一步加大。减少。基于产油国长期无法容忍低油价的判断,未来油价的上行是大概率事件,甚至是必然事件。从远月合约的溢价可以看出,市场基本形成共识。

供过于求,存储容量不足

新的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肆虐,迫使各国采取“家令”等控制措施控制疫情。尽管“家政令”限制了病毒的传播,但它大大降低了居民出行的频率,减少了

影响原油的消费。市场预计,第二季度全球原油日消费量将下降2000万至3000万桶。消费下降如此之大,全球原油供应严重过剩。最为严重的是,目前全球原油储存能力已经耗尽,市场面临着一个没有油箱的尴尬局面。

根据全球油轮漂浮情况,陆地上的储油罐已经耗尽,由于环境污染,原油不能倾倒,这迫使油气生产企业只能租用油轮储存原油。不过,随着油轮供求关系的变化,油轮也出现了紧张局面,近期BDI指数在油价暴跌的背景下不涨反涨就说明了这一点。

目前,在存储容量枯竭、存储成本上升的背景下,解决的办法是降低存储容量。答案无非是产油国进一步减产,疫情迅速恢复需求,全球储存能力增加。然而,随着储存成本的上升,一些准备或储存其他油品的非储油罐可能会储存原油,但大幅增加储存能力是不现实的,因此增加储存能力的潜力相对有限。此外,从新诊断的新病人数和新治愈病人数的差异来看,疫情拐点尚未到来,更谈不上疫情明显缓解。因此,笔者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只能是在后期进一步削减产油国。

在产油国进一步减产的过程中,为了缓解储存能力的压力,产油国和油气生产企业一定会低价销售原油,并将高储存成本转嫁给其他企业或下游。因此,除非疫情有所好转,否则近几个月的原油弱势合约很难改变。至于中长期购入持有的原油,以国内原油期货为例,4月29日,SC2101合约收于346.8元/桶,与疫情前的100元/桶存在差异。鉴于这种不确定的趋势,全球原油供需格局很难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因此,长期原油合约不仅回报率低,而且风险更大。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mxtg.com/72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